<track id="e411x"><ruby id="e411x"></ruby></track>

        <p id="e411x"></p>
        <pre id="e411x"></pre>
        <track id="e411x"></track>
        <track id="e411x"><ruby id="e411x"><menu id="e411x"></menu></ruby></track><big id="e411x"><strike id="e411x"></strike></big>


         

        他早被國產劇“除名”了!普通人的“窮”都是為了給有錢人墊背-當前簡訊
        發布時間:2023-03-22 09:20:13 文章來源:鳳凰網

        進來一起做夢。

        每天回到家,走進的是這樣的院門,屋內是這樣的裝修。

        這里,是北京二環內的一套四合院。


        【資料圖】

        晚上,你在私人露臺,向整個北京問好。

        別害怕,放膽想。

        畢竟心想事成嘛:

        心想事成

        好久沒看到這種連續劇了。

        有種……

        不顧人死活的勵志。

        住著四合院,夢想,是奮斗買旁邊的高層住宅。

        《貧嘴張大民》的故事,放到今天有種可笑的錯位。

        從小胡同里長大的張大民,一家六口人擠一間二十平米的屋,做夢都想住上單位分的小區房。

        今天的四合院呢?

        再要表現所謂的平民、普通,哪怕蹬上自行車,胡同里嘣爆米花,熟悉的小攤販,遛鳥的大爺。

        怎么看,都是赤裸裸對觀眾的精神攻擊。

        再看這家庭環境。

        Sir一打開預告片,還以為是打開了百事可樂的春節廣告。

        屋子喜慶而精致,菜色整齊而豐盛,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標準的笑容。

        從什么時候開始,這成了國產劇的日常。

        那么在此基礎上的奮斗,不是心想事成,是異想天開。

        01

        這是一個普通的北京四口之家。

        當然,這里的“普通”是編劇給的人設。

        姐姐孫心(張儷 飾),互聯網公司打工人。

        妹妹孫想(毛曉彤 飾),奶茶店店員。

        母親是一名普通的小學教師,父親無業。

        這一看,確實還行。

        但細節呢?

        編劇倒是在費力展現這家人并不寬裕。

        父親摳摳搜搜,特長是門口便利店賒賬。

        女兒生日買一個三百多的蛋糕,結賬的時候說只有200,能打個折嗎?

        孫想每個月問姐姐要500生活費,想換新手機只能上閑魚和人對半砍。

        為了顯示孫心的普通人日常,在妹妹生日這天,捧著一大把花在公交上被擠來擠去。

        但看著看著,你又覺得不對勁。

        說是普通老百姓,這裝修搞得跟網紅民宿似的。

        說倆女兒擠一個房間,好苦。

        但你這一個房間面積,頂公寓房兩間呀。

        不想睡一個房,手動隔一下?

        大概在國產劇宇宙里,永遠都不會有隔斷間這種東西存在。

        OK,編劇估計也覺得這樣的窮人住這樣的房子有點過分,找補了一下,說房子是上一輩留下來的,自己沒啥收入。

        那我們暫時先不糾結四合院了。

        單看這角色的工作,怎么個“普通”法。

        姐姐孫心被塑造成北京互聯網公司的骨干員工,職場精英,開頭兩集就不知道換了幾套衣服,消費水平看起來相當高。

        結果妹妹生日買了花,非要冒著被擠壞的去擠公交,省那一點打車錢。

        到底是想體現她普通,還是她根本不在乎她妹妹?

        再看看孫心參加同學聚會這段。

        她拿著一萬多的包,事業有成的同學張口閉口千萬的投資。

        離譜的更有。

        母親嫌棄孫心的男朋友條件不好,只是區區一個房產中介,沒有固定收入。

        那到底是多不好呢?

        請問你這酷炫的哈雷幾十萬?

        這京A的摩托車黃牌又幾十萬?

        雖然咱也已經習慣了國產劇里不會有真窮人,甚至是普通人。

        但這是不是也過于離譜了?

        02

        《心想事成》的預告片一直在強調兩個字:選擇。

        看似非常正確的廢話:做出自己真正想要的選擇。

        做自己開心的事才最重要

        是啊,誰不想做自己開心的、喜歡的事???

        但談這些的前提是,有的選。

        Sir可算是發現了。

        國產劇里被允許有煩惱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去有風的地方》已經算是國產劇里比較不浮夸、符合現實的了。

        結果女主這邊。

        看似說盡了北漂er的辛酸。

        但其實,人家家里有公司,所以當然要努力工作啊,在北京干不好可是要回上?!皰邘钡?。

        就算裸辭,也有開明的父母和寬裕的家境兜底。

        有的劇,看似在哭訴年輕人好難。

        結果一看,名校畢業,人家只是放著好好的鐵飯碗不端而已。

        今日,又有住著寬敞四合院,向往小公寓。

        《心想事成》至少有一句臺詞是對的。

        有地方住,有的事就不用煩惱了。

        只有這樣有底氣的人,才有資格談奮斗。

        光腳沒鞋穿的,真正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人,被國產劇開除年輕人序列了。

        當然,煩惱看和誰比。

        那能不能不要代表普通人?

        《心想事成》看名字也明白。

        電視劇版的“好好干,日子會越來越甜”。

        就算要灌雞湯,好歹也得是真沒錢,讓咱小小代入一下吧?

        而且,它還采用了最劍走偏鋒的成功方式。

        當網紅。

        妹妹孫想學歷差,工資低,但都不要緊。

        有家里兜底,她依然可以在北京美美追逐夢想。

        我不想在我不喜歡的事兒上花費精力了

        因為喜歡做飯,就能憑借愛好當上網紅博主,開了工作室,當了小老板。

        詭異之處正在于。

        為了讓心想事成看起來不那么像異想天開。

        編劇只能使用大量的特例、巧合、外掛。

        當試圖用少數幸運兒的故事來定義普遍的奮斗。

        當一個情節第一時間不是引起共鳴,而是要去翻找小概率事件。

        那說明,它實際上是一種忽悠和畫餅。

        03

        本質原因在于,國產劇從來沒有平視過普通人。

        很長一段時間,貧富差距會被故意拿來當作對照組、矛盾點。

        比如前幾年國產都市劇里一種非常固定的主角模式——三六九等。

        《歡樂頌》。

        Sir也不是很理解,為什么住在同一個檔次的小區,差別可以如此懸殊和分明:

        金字塔頂尖。

        人間妖精曲筱綃,含著金湯匙出生。

        腦袋聰明,做生意一學就會。

        下一層。

        商業精英安迪。

        雖然她家庭起點低,但人設開掛,職場上呼風喚雨,平時聊的是經濟形勢,讀的是《詩經》,打個撲克都要扯上莎士比亞。

        精致和優雅,統統拉滿。

        最底下,是合租三姐妹。

        但就算是底層,也還要進一步細分。

        樊勝美,資深打工人。

        到大城市有一段時間了,積累了閱歷和人脈,可是還不夠站穩腳跟,因此總想著撈點好處。

        還說什么精英

        其實就是一小公務員

        要求還挺多

        厚著臉皮跟我說

        可不可以跟我一起按揭賣房啊

        腦子壞掉了

        關雎爾和邱瑩瑩,都是剛入社會的萌新。

        一無所有+一無所知。

        每個月交房租,比樊勝美還緊張。

        《二十不惑》。

        同一寢室的四個大學女生,好姐妹,依然是垂直分布。

        一個滿身奢侈品,高檔香水當花露水噴的富二代段家寶。

        一個深圳有兩套房的精英中產家庭女孩羅艷。

        再往下。

        是出身問題家庭的梁爽,虛榮心旺盛,一身行頭來自富二代男友。

        最不濟的,姜小果,屬于手機壞了舍不得換,鞋子爛了舍不得買的水平。

        不是說不可以對比。

        反而,沒有鮮明的對比,就沒有真實。

        就像《大佛普拉斯》里的神設置。

        電影本來一直是黑白。

        只有在偷看富人的行車記錄儀時,畫面才是彩色的。

        但國產劇很多時候的對比,本質是對于窮人的霸權式定義,窮人從始至終只是作為襯托的客體。

        有人說,這就是現實啊。

        現實就是大家嫌貧愛富,有人出生在羅馬,有人拼命找活路啊。

        但問題在于,這些劇沒給過現實相應的分量。

        要么把普通人看得異常輕松。

        輕得像根羽毛。

        沒有多少束縛和壓力,遇到一個風口就能飛上天,比如《心想事成》里說做美食博主就做美食博主,《北轍南轅》里全靠姐妹貼錢辦餐館,就算“創業”了。

        要么把普通人看得異常笨重。

        好像一個人沒錢,就永遠抬不起頭,沒有自尊,只能在卑鄙的泥潭里沉淪下去。

        窮人多作怪。

        要么是鉆進錢眼,胡攪蠻纏的惡婦。

        要么是心機鳳凰男。

        當然,這樣的模式觀眾漸漸不買賬了。

        畢竟,它們很多時候在根源上就立不住腳。

        一邊用力渲染主角們的階級差異。

        一邊又如此輕易地讓他們成為好姐妹、好兄弟。

        如果真如劇中強調的,人與人之間有壁。

        又哪來那么多強行交集和雞飛狗跳呢?

        更關鍵的是。

        過于現實地渲染某些差距,被暗暗地禁止了。

        但最致命的,不是富人炫富。

        而是來自普通人的“炫富”。

        讓人看了無法不迷惑得自我懷疑:

        我不配做“普通人”。

        《歡樂頌》第一部的合租公寓,加起來才六千,房子看起來也算真實。

        到了第三部,直接變成了:

        每人六千,寬敞精裝。

        致命的麻醉是。

        名義上好像不否認窮人、普通人的存在。

        而是在細節處模糊對他們的真實感知。

        “吃苦也不要緊”。

        2023了,國產劇對窮人的呈現依然貧乏到:送外賣耽誤了坐在街邊哭。

        但就算是這樣。

        人家依舊合租的是小區房、電梯房、精裝房。

        總之,絕不能讓真正的城中村、老破小、鴿子籠出現在國產劇里。

        那么悖論來了。

        國產劇一邊不想讓你看到真正的普通人。

        一邊又想給普通人灌雞湯、打雞血。

        所以,在《心想事成》里。

        大家只能靠著各種天降好運,跨過了那些真實生活里已經難以跨過的鴻溝。

        家里為什么住著幾億的四合院?

        哦,原來奶奶是高級研究員呀。

        家里想把公房買下來,但湊不夠錢。

        怎么辦呢?

        這時候又搬出奶奶這尊活佛了。

        只見她默默套出十多張珍貴的藏品——已經絕版的第二套人民幣“大黑十”。

        “三五十萬眨眼就進賬了?!?/strong>

        不管是三六九等,還是窮人不窮。

        從來無關真正的真實,更沒有真正的正視和關懷。

        一個是貶低普通人,你無法翻身。

        一個糊弄普通人,你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普通人從來沒有一個,就算不成功也能挺直腰板的空間。

        也不能理直氣壯地展示自己的困境。

        哪怕自嘲是“萬柳少爺的老奴”,“孔乙己”,“老鼠人”,也得收獲點嚴肅的批評教育。

        普通人是誰?

        普通人似乎無法決定,因為這個問題已經被給出了標準答案:

        你們都會心想事成。

        相關內容

        娛樂HOT

        明星LOVE

        全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无码下载,久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免费精品视频

          <track id="e411x"><ruby id="e411x"></ruby></track>

            <p id="e411x"></p>
            <pre id="e411x"></pre>
            <track id="e411x"></track>
            <track id="e411x"><ruby id="e411x"><menu id="e411x"></menu></ruby></track><big id="e411x"><strike id="e411x"></strike></big>